首頁>彩雲藝術空間>形走-竹田光幸手像的世界
形走-竹田光幸手像的世界

 
“什麼是雕刻?”在這個大課題上,為了從獨自的木組雕刻法創造出自我的「形體」,我決定將過去的抽象性和新的具象性融合。我將抽象的組木建構留在內部而在外表具象形態追求新時代的蛻變。於是我開始和從年輕時就關心的「手」對峙。我要讓手“像人一樣對話”展開意志性的創造。我開始從事手像木雕是在1980 年四十幾歲時。利用櫸木組合而成超過3 公尺高的大黑手像「剛毅的手」就是手像雕的起始。
 
1980 年的後半年在不斷嘗試中,以「手」為主題的“手可像人一樣對話”的隱喻哲學裡有了創新的線索,從「人和手」的探究誕生了探究人類的創作作品「手考」「行走的手」「伴隨光陰」「花思」「印」「春風」「秋風」⋯等,且從這些手像的連續作品發現了新的造形手法。組木技法除了表現造形的魅力也衍生相對的創造性。人體器官之一的「手」一直非常吸引我。我經常忙裡偷閒遊覽日本奈良京都的古剎。在此我發現到人類的手就像“五層塔”有很多相似的要素。這在於對塔的垂直思考和對手的水平思考邏輯不同,也就是「向上和向上」的思考邏輯的差異。內藏的形體裡富有獨特的理想美。塔的姿態象徵著頂天立地的嚴肅思想世界。支撐五塔的四根柱子漂亮的將第一層、第二層、第三層連結,筆直矗立的塔蕊從大地貫穿天空。這個姿態是我的心中的創作美的典型。
 
五根手指和手腕的關係以多數的點連結構成空間。這個構思原點促進了我的雕刻觀。我的感性來自於製作和小時候的培養。尤其是發想及其重要,這是自身的體現。而目標的創作世界是從工作中不斷累積而來。目標越大感動就越多。概念是自己創造不是靠人教授而來。必須從想像的世界中磨練自己。
 
我認為純藝術的「木雕刻」是極為深奧的作工。但是一旦被其魅力所吸引就很難脫身。我置身於前人不朽的雕刻作品世界中學習,並渴望追求超越前人的新木雕真髓 。我從樹木得到眾多的領悟,在木材之美的鼓舞下展開創作人生。

 
 
© 2018 LIH PAO FOUND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.
瀏覽人次:1512576